当前位置:首页 » 旗袍知识 » 芍药旗袍
扩展阅读
少数民族服饰文化 2020-09-13 02:41:46
伯曼服饰 2020-09-15 11:43:55
经典旗袍照 2020-09-11 02:12:55

芍药旗袍

发布时间: 2022-05-14 03:03:45

1、清朝宫斗服饰描写

唤来侍女为其梳妆更衣,三千乌发挽起,侍女拿过旗帽戴在她头上,又在耳旁插了朵粉色芍药,将前日皇上赏的流云步摇插于发间。又换了身湖蓝色织云锦绣合欢旗装,脚踩淡粉花盆底。娥眉淡扫,略施粉黛,眉间一抹梅花妆,愈发映衬出她的倾城之色。

2、古代女子头饰、发簪;旗袍颜色种类~

【发饰】簪,钗,珠花,头花,宫绢,步摇……
1[可选多个]+2+3+4
1[工艺]:金累丝/累丝,烧蓝,点翠,扭珠,洒金,镂空,衔珠/丝……
2[形状]:蝶形,蜻蜓,桃形,凤形,云形,牡丹,莲花……
3[材质]:金,银,玉,珍珠,玛瑙,翡翠,红珊瑚,宝石,水晶,琥珀,猫眼……
4[名称]:簪,钗,步摇,绢花[这个就只要什么洒金/银,金/珠/银蕊,或者新裁就行]
例子:金累丝衔珠蝶形簪,烧蓝点翠凤形钗,镂空牡丹形红珊瑚头花,洒金珠蕊海棠绢花

【上衣】:1+2+3+4+5
1[颜色]:竹青,葱绿,碧色,翡翠色,黛青,黛绿,蟹壳青,石青,豆青,豆绿,松花,鸦青,樱桃红,银红,朱红,水红,茜色,桃红,枣红,殷红,绛红,嫣红,鹅黄,鸭黄,樱草色,橙黄,橙红,湘色,驼色,赭色,秋香色,靛青,湖绿,靛蓝,宝蓝,湖蓝,水蓝,藏蓝,黛色,绛紫,紫檀,雪青,丁香色,藕色,藕荷色,象牙白,月白,莹白,玄色,玄青,墨色,铜绿,乌金……
2[工艺]:弹墨,刻丝,彩绣,缕金,暗花……
3[图样]:藤纹,牡丹,并蒂莲,凤纹,蝶纹,鹤纹,祥云纹……
4[料子]:妆花缎,软烟罗,云锦,雨花锦,菱锦,蜀锦,浣花锦,散花锦,彩晕锦,雨丝锦,织锦,玉锦,织金锦,花素绫,广绫,交织绫,花软缎,素软缎,织锦缎,古香缎,平素绡,提花绡,天香绢,单罗纱……
5[样式]:琵琶襟,对襟,褂子,比甲,春衫,大袖衣……

例子:石青弹墨藤纹云锦大袖衣,桃红刻丝并蒂莲纹彩晕锦春衫,宝蓝彩绣牡丹织金锦对襟宫装。
【裙子】:和上衣差不多,就是最后的样子改成百褶裙,石榴裙,留仙裙,玉裙,月华裙,百鸟裙,花笼裙什么的,很简单吧
例子:银红暗花梅纹百褶裙,水红刻丝福纹素软缎石榴裙。

【服饰】
式样可以是花卉,如:金芍药,黄鹤翎,金孔雀,侧金盏,莺羽黄;月下白,玉牡丹,玉宝相,玉玲珑,一团雪,貂蝉拜月,太液莲。碧江霞,双飞燕,剪霞绡,瑙盘,紫罗繖。美人红,海云红,绣芙蓉,胭脂香,锦荔枝,鹤顶红。淡红色的有佛见笑,红粉团,桃花菊,西施粉,玉楼春。
皇帝:明黄色
皇后:明黄色 正红色 可戴凤钿/凤冠
正一品:正紫色,可戴侧凤簪钗
各宫主位:宝蓝色,可戴侧凤珠钗
从三品以上:可穿红色(红色必须为偏色,如橙红、海棠红),可佩戴金步摇,可佩带垂至耳垂流苏)
从四品以上:可穿紫色(紫色必须为偏色,如浅紫,紫罗兰),可佩戴银步摇,可佩带短流苏)
从五品以上:可穿蓝色(蓝色必须为偏色,如宝石蓝,靛蓝),可佩戴宝石翡翠为材质制成的首饰)
从七品以上:可穿除了黄色,红色,紫色,蓝色之外的所有颜色,颜色可为正色。可佩戴珊瑚象牙为材质制成的首饰
从九品以上:可穿除了黄色,红色,紫色,蓝色之外的所有颜色,颜色必须为偏色。可佩戴金银为材质制成的首饰
秀女:统一穿粉红色/浅绿色宫服。只可带头花
{灰色为国丧时所穿,其余时候不得穿之。}
飞龙图腾为皇帝之用
凤凰牡丹为皇后之用

孔雀为正二品妃之用
正三品方可佩戴护甲
贵人才能饰一侧丝质流苏
婉仪饰两侧丝质流苏
贵嫔以上方能饰步摇、两侧玉石玛瑙流苏
仅皇后和贵妃可饰凤样头饰,皇后九凤,贵妃六凤

颜色:茜素青色,水蓝色,月白色,鹅黄,深兰色,妃色,朱色,藕荷色,芙蓉色,烟罗紫,石榴红;绛紫色;水绿色;湖蓝色;冰蓝色;品竹色;葱绿色;乳白色;象牙白色;澹澹色;莲青色;烟霞色;赭红;玉涡色;樱红;湖碧;羽蓝色;蜜合色;月蓝色

3、有关描写女性的词语

沉鱼落雁 花容月貌 杨柳惊风 闭月羞花 梨花带雨 明眸善睐

清丽脱俗 冰肌玉骨 貌比天仙 浅笑轻颦 倾国倾城 国色天香

婀娜多姿 粉妆玉琢 红飞翠舞 美如冠玉 文过饰非 宛转蛾眉

鲜眉亮眼 玉貌花容 如花似玉 花枝招展 芳泽无加 铅华弗予

明眸善睐 皓齿呈露

肤如凝脂,面如白玉

芙蓉如面柳如眉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梨花一枝春带雨

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摸总相宜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美女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聘聘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一代倾城逐浪花,吴宫空忆儿家。效颦莫笑东邻女,头白溪边尚浣纱。

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风卷葡萄带,日照石榴裙

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

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杨柳细腰赛笔管,说话燕语莺声。

《诗经.卫风.硕人》: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白居易《长恨歌》:

“天生丽质难自弃”“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温泉水滑洗凝脂”“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芙蓉如面柳如眉”

<清平调>李白: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 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 沉香亭北倚阑干。”

《红楼梦》

对凤姐的描述:

一双丹凤眼,两弯柳叶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对宝玉: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载,眉如笔画,眼如桃瓣,晴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对黛玉: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又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拂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出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洛神赋》

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编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然此女登墙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

——摘自宋玉《登徒子好色赋》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 齿如瓠犀, 螓首蛾眉, 巧笑倩兮, 何彼浓矣,华若桃李
婷婷玉立,倾国倾城,天生尤物, 天香国色, 蕙质兰心, 绝代佳人, 小鸟依人, 美若天仙,
弱柳扶风,云丝雾鬓,莺声燕语, 千娇百媚, 明眸皓齿, 小家碧玉,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飘忽若神,陵波微步,罗袜生尘, 光润玉颜, 含辞未吐, 气若幽兰, 华容婀娜,休迅飞凫

花容月貌 淡扫峨眉 清艳脱俗 仪态万千 温婉娴淑 仪态万端 婉风流转 美撼凡尘 聘婷秀雅

婀娜翩跹 俏丽多姿 香肌玉肤 风姿卓越 顾盼流转 清丝纠缠 举步轻摇 艳冠群芳 剪水双瞳

美艳绝伦 神仙玉骨 楚楚动人 温柔善良 风姿卓越 顾盼流转 冰雪聪明 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通情达理 翩若惊鸿 宛若游龙 国色天香 貌若天仙 环肥燕瘦 窈窕淑女 秀丽端庄 艳若桃李

花枝招展 温柔可人 活泼可爱 亭亭玉立 如花似玉 软玉温香 秀外慧中 楚楚动人 明眸皓齿

天生丽质 美丽大方 面容俊俏 两颊绯红 白白净净 白里透红 面白如玉 羞红了脸 脸如玫瑰

脸色白皙 面如晚霞 神采飞扬 神采奕奕 喜笑颜开 和颜悦色 喜形于色 丰满红润

瘦小脸 鹅蛋脸 大花脸 红扑扑 胖乎乎 粉嘟嘟 黑黝黝 长形脸 四方脸 椭圆脸 鸭蛋脸 枣红脸 粉红脸 赤红脸 瓜子脸 冬瓜脸 刀条脸 娃娃脸 害羞脸 绷着脸 铁青脸 小脸庞 大脸庞

小家碧玉 天生丽质 完美无暇 娇羞可爱
温文尔雅 明艳动人 天生尤物 明艳不可方物
人面桃花 柳眉杏眼 水灵秀气 美丽动人 樱桃小口
绝代佳人 一代佳人 一代容华 绝色美人 美若天仙
月里嫦娥 华如桃李 桃羞杏让 如花似月
芙蓉如面 娇艳惊人 冠压群芳 风华绝代
秀色可餐 秀外慧中 粉妆玉琢 桃腮杏脸
艳冠群芳 剪水双瞳 美艳绝伦 神仙玉骨

聪颖 灵秀 俊俏 俊美 温柔 可爱 单纯 纯洁 睿智 淑德 贤惠
文静 优雅 纯朴 稚气 俊秀 清秀 可爱

好句、好段: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诗经.卫风.硕人)

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宋玉<登徒子好色赋>)

美人既醉,朱颜酡些。(宋玉<招魂>)

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李白<西施>)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李延年<歌一首>)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曹植<洛神赋>)

谁怜越女颜如玉,贫贱江头自浣纱。(王维<洛阳女儿行>)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王昌龄<西宫秋怨>)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杜甫<丽人行>)

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红楼梦>第六十八回)

你是那样地美,美得象一首抒情诗。你全身充溢着少女的纯情和青春的风采。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你那双湖水般清澈的眸子,以及长长的、一闪一闪的睫毛。像是探询,像是关切,像是问候。

你像一片轻柔的云在我眼前飘来飘去,你清丽秀雅的脸上荡漾着春天般美丽的笑容。在你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里,我总能捕捉到你的宁静,你的热烈,你的聪颖,你的敏感。

其实,我最先认识你是在照片上。照片上的你托腮凝眸,若有所思。那份温柔、那份美感、那份妩媚,使我久久难以忘怀。

瀑布一般的长发,淡雅的连衣裙,标准的瓜子脸,聪明的杏仁眼,那稳重端庄的气质,再调皮的人见了你都会小心翼翼。
你笑起来的样子最为动人,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长长的眼睛在笑,腮上两个陷得很举动的酒窝也在笑。

平心而论,你虽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形象有距离,但你肤色白皙,身材苗条,五官端正而显得秀气,颇有“清水出芙蓉”之感。和你刚刚接触的一瞬间,我就强烈地感到你身上散发出一种妙不可言的温柔气息。

春花秋月,是诗人们歌颂的情景,可是我对于它,却感到十分平凡。只有你嵌着梨涡的笑容,才是我眼中最美的偶象。

青翠的柳丝,怎能比及你的秀发;碧绿涟漪,怎能比及你的眸子;有时,我凝视床头你那张玉照,简直觉得整个世界都永远沉浸在明媚的春光之中。

你其有点像天上的月亮,也像那闪烁的星星,可惜我不是诗人,否则,当写一万首诗来形容你的美丽。

你是一尊象牙雕刻的女神,大方、端庄、温柔、姻静,无一不使男人深深崇拜。

桔红色的西服自然敞开,展现出红白相间的绒衣,湖蓝色的紧身长裤,衬托出修长的腿,既蒲洒又富有美感。你的装扮是成功的!

在风吹干你的散发时,我简直着魔了:在闪闪发光的披肩柔发中,在淡淡入鬓的蛾眉问,在碧水漓漓的眼睛里……你竟是如此美丽可人!

尽管你身材纤弱娇小,说话柔声细气,然而却很有力量,这是一种真正的精神美!

你娉婷婉约的风姿,娇艳俏丽的容貌,妩媚得体的举止,优雅大方的谈吐,一开始就令我刮目相看。

你带着一串笑声从屋外走进客厅,轻松随便地穿一套红色运动衫,那么美丽多姿,那么热情似火,又那么恬淡简朴,一种不可名状的爱慕之情,蓦然在我心中升起。

你是花丛中的蝴蝶,是百合花中的蓓蕾。无论什么衣服穿到你的身上,总是那么端庄、好看。

你身着一件紫红色旗袍,远远看去,真像一只小蝴蝶飞过一样,既美丽称身,又色彩柔和。

只有莲花才能比得上你的圣洁,你有月亮才能比得上你的冰清。

在人流中,我一眼就发现了你。我不敢说你是她们中最漂亮的一个,可是我敢说,你是她们中最出色的一个。那欣长健美的身材,优雅迷人的风度,尤其是那一头乌亮的秀发,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你留在我心中最强最深的印象。是你丰满颀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乌黑幽深的眼睛?小巧红润的嘴唇?但还有一种说不出、捉不到的丰仪在煽动着我的心。

你慢慢地向我走来:棕绿色的春衫,镶着白花边的翻颈;
墨绿色的裤子,两条裤丝似刀削一样;乳白色的高跟鞋……啊,简真是一尊婷婷玉立的悲翠雕像!

你那瓜子形的形,那么白净,弯弯的一双眉毛,那么修长;水汪汪的一对眼睛,那么明亮!

她那张白皙的脸上,愁眉双锁,仿佛乌云密布,一对眼睛如冰球,射出冷冷的光;嘴唇翕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的脚踝是那么纤美,她的脚更令人销魂,若说这世上有很多男人情愿被这双脚踩死也一定不会有人怀疑的。

这张脸实在美丽得令人窒息,令人不敢逼视,再配上这样的躯体,世上实在很少有人能抗拒。

就算是瞎子,也可以闻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一缕缕甜香,也可以听得到她那销魂荡魄的柔语。

那已是男人无法抗拒的了。

她的眼睛会说话,她的媚笑会说话,她的手,她的胸膛,她的腿……她身上每分每寸都会说话。

她胴体虽丰满,腰却很细走起路来,腰肢摆动得很特别,带种足以令大多数男人心跳的韵致。

她的确是个非常美的女人,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睛,嘴唇玲珑而丰满,看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无论谁看见都忍不住想咬一口的。

但是她身上最动人的地方,并不是她这张脸,也不是她的身材,而是她那种成熟的风韵。

她那张活泼的笑脸,像春天里娇艳的鲜花在开放。

她那张白皙的脸上,愁眉双锁,仿佛乌云密布,一对眼睛如冰球,射出冷冷的光;嘴唇翕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刚才还是晴空一样的脸,忽然乌云密布,笑容顿消。

她那张活泼的笑脸,像春天里娇艳的鲜花在开放。

霞光映射着她的脸蛋,透出粉盈盈的红色,像涂上了一层胭脂。

她的大眼睛也一下子变的明亮了,脸色就像春天的晴空那么明朗。

她那红润的瓜子脸,经那夕阳红光映照,更显得特别的鲜艳,简直就像一朵迎着三月朝阳带着露珠盛开的桃花。

我和纯纯相处一共四年,她给我的印象是很难忘的。一张圆脸庞,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总爱一眨一眨的闪耀着欢乐温和的光,那小巧玲珑的鼻子,微微向上翘着,一张不大不小的嘴,长在圆圆的小脸上,说起话来有条有理,使人心悦诚服。

她长的很纤弱。脸是鹅蛋形的,加上一双明净的眼睛,眼睛上面是弓形的,像是画上去的眉毛。一个小巧笔直的鼻子,一个圆圆的像生气似的嘟着小嘴。她的气色不太好,总是有些苍白。

她两腮红红的,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显得那么羞怯。

姑娘脸蛋绯红,羞答答地低垂着头微笑,好象一朵出水的芙蓉,沐雨的桃花。

浓妆艳抹的脸蛋,粗野而淫荡。

那女人搽了一脸的胭脂花粉,颜色赛过雨后的虹霓,三棱镜下的日光,姹紫嫣红的花圃,显得十分妖艳。

她那苍白的颜色,像是地窖里马铃薯的嫩芽。

她的脸色苍白,白得透明,看得见一根根发绿的细微的血管。

她的面庞圆圆的,白白的,鼻子和嘴唇的轮廓都很周正而纤秀。

她长着一双又黑又粗的浓眉,两只山泉般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黧黑的圆脸上堆着憨厚的笑容。

她把嘴一抿,脸上显出一种美妙而又慈爱的笑容。

朝霞映着她那幸福的笑脸,如同玫瑰花一样鲜艳;微微翘起的嘴角挂着满心的喜悦。

姐姐咧开的嘴角挂着真挚的微笑,像红石榴一般;面容显得那么自然、那么舒坦,在日光灯下,仿佛是开在月色里的一朵玉莲。

她的脸上有了一种天真的掩饰不住的笑容。

她笑了,笑得那么快活,腮帮上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真像一朵绽开的红山茶。

她是那样的快活:一对黑宝石般的眼珠,在长睫毛下闪耀着光彩;被夏天的太阳晒得红里发紫的脸颊上,露出两个笑涡儿。

这小姑娘的脸蛋,圆得像八月十五的月亮。

她的脸庞竟如天上的满月一样,丰腴而光彩照人。

她那白玉般的脸蛋儿衬着一头柔软的头发。

这小姑娘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人见人爱。

在辉煌的灯光底下,她的杏仁一样的脸儿像白玉一样的光润透明。

她那鹅蛋脸儿像百合花般洁白,腮帮上泛起玫瑰色,显得纯净而又妩媚。

洁净的脸膛像朵白云;云中透出阳光,光闪闪、喜滋滋,充溢着青春的活力。

她的脸庞,红得像一朵初开的桃花,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她那脸蛋儿,白里透红,细嫩得像是刚刚出水的荷花。

那张涨红的脸多么饱满,像一撞会破的薄皮柿子,透明、鲜艳。

小鬼们一个个的脸蛋绯绯红红的,像涂了一层油漆似的,看去更可爱了。

小妹那圆圆的脸蛋沐浴着霞光,两颊飘着两朵红云,好像一个红苹果,又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芍药。

你看她那乌黑的头发,乌黑的眼睛,白皙的脸庞,玫瑰色的双颊,像不像童话里的白雪公主?

你看,小明那张圆圆的脸蛋,红扑扑亮闪闪,像不像熟透了的西红柿?谁见了都想捧起它来亲上一亲。

她一张稚气的瓜子脸,平坦的前额,红润的双颊,黑黑的眉毛,两只细长有神的眼睛含着笑意。

火光把她的脸映得通红,真像一朵初绽的山茶花,那光泽盈盈的眸子恰似花瓣上两颗晶莹的露珠。

你看这一张白皙而又俏丽的脸儿:两道细溜溜的眉毛;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薄薄的嘴唇,常挂着恬静的微笑。

那孩子鹅蛋形的脸庞,白里泛红的面色,像一朵桃花似的秀美;配上一双清泉般透亮的眼睛,显得文静又聪颖。

她长得真逗人喜爱:鹅蛋脸,柳叶眉,黑眼窝儿,长睫毛,晶亮的眼珠会说话,一笑,脸上就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儿,她就是我的姐姐,亲姐姐。

4、宫斗中的旗装描写

她今日隆装盛饰了一番,浅粉色的百子刻丝旗袍,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像是支在冬日里绽放的桃花,娇艳动人。旗髻上插着玫瑰紫的宫花,更映衬出肤若凝脂。她转过脸看到自己,嘴角梨窝隐现,旗头上栗红的蕙穗随着她的盈然一笑乘风飘扬

皇后:
正红色丝绸直筒旗装上有金凤逐流火图案团绣,外罩一字襟湖蓝坎肩上纹着整幅牡丹图样托起一派富贵显赫;一撇乌发攒顶为圆髻,上顶头板中央一捧黄色绢花,两侧正黄色流苏垂下,另一撇梳于脑后宛如燕尾,缨红宝石点缀着灿灿步摇倒插,高高的花盆底绣花鞋上装饰繁复。
妃子:
淡绿色丝绸直筒斜襟旗装押彩线绣蝶舞芍药纹饰,罩淡蓝坎肩上点缀着簇簇碎花缤纷溢彩,袖口裙边镶白色的花边淡淡点染;一簇青丝拢在头顶成圆髻上有头板,头板中央淡蓝色绢花端正摇曳,花盆底鞋上饰以珠宝翠玉锦绣繁盛
公主:
一身崇蓝色锦缎如意襟旗装银线纹着雀鸟祥云图,绣花白边围绕裙身脉脉婉转;旗头上装饰着姹紫嫣红百花葳蕤,发髻中花针简单点缀恰到好处不显繁冗,一缕纯蓝色流苏飘然垂在耳侧肩头,身后一半秀发垂坠至腰间
贵妃:
紫色绫罗周身帛缕,旗装上暗纹白鹤引颈向天,外搭着水蓝坎肩饰着白莲亭亭而立图样,彩边绣着繁花点点稍加颜色;大拉翅发式端正典雅,一捧紫色绢花,乌发中还点饰珠翠倒插着鸾鸟摇珠步摇,马蹄底鞋鞋头加缀缨络繁复精致

一身水绿色的印花锦缎旗袍,围着红狐围脖,脚上蹬着同色的皮靴,外罩件银白色的兔毛风衣,头上简单的挽了个发髻,簪着支八宝翡翠菊钗,犹如朵浮云冉冉飘现。通明的灯火勾勒出她精致的脸廓,散发着淡淡的柔光,巧笑倩兮间,只觉玉面芙蓉,明眸生辉。

她今日隆装盛饰了一番,浅粉色的百子刻丝旗袍,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像是支在冬日里绽放的桃花,娇艳动人。旗髻上插着玫瑰紫的宫花,更映衬出肤若凝脂。她转过脸看到自己,嘴角梨窝隐现,旗头上栗红的蕙穗随着她的盈然一笑乘风飘扬。

素日里她不喜奢华,皆是素衣淡容。今天却浓妆艳抹了番,烟眉秋目,凝脂猩唇,一扫适才的憔悴。一身玫瑰色银鹊穿花旗袍,外边搭了件水红色菱缎背心,两只金蝶耳坠挂在脸颊边灿烂耀目,唯有簪在髻边的白色茉莉,星星点点的透露出那一份清雅。此刻的她明丽动人,艳惊四座。

她身穿浅粉色的修身旗装,凸现出她修长匀称的身姿;那粉色极淡已经接近白色,但是却很妩媚,就似少女脸颊上最自然却最诱人的红晕;衣袖、襟前、袍角却用素金色镶了宽宽的边儿,更衬出高贵之气;衣上精细构图绣了绽放的红梅,繁复层叠,开得热烈,看得让人心里也觉得热乎;足上一双同色的花盆底儿,缎子面儿上用珊瑚珠配着金线也是绣的红梅,厚厚的鞋底里做着镂空的小抽屉,盛着梅花香粉,走一步,地上就留一个盛开的红梅花印记;头发只盘了简单的髻,后面一半仍是垂顺的披散在腰后,右边从头顶到耳边压着用珍珠和红色宝石穿的红梅金丝镂空珠花,蜿蜒盛开,更有几朵开到了或是额边、或是眼角、或是耳畔,那乌黑的头发从间隙处露出来,更衬得“梅花”红艳,而左侧是那梅花琉璃钗,玲珑剔透,浑然天成的红色正好雕成了梅花瓣儿,下面坠着三股水晶珠和红玉珠间隔的珠串,最下头汇合在一起,悬着一颗东珠,竟有龙眼大小,更难得的是,那东珠的色泽竟泛出粉红光晕;最外面罩着石榴红织锦面的披风,一双纤纤玉手大方的露在外头,并不似旁的小姐夫人般藏在手窝窝里,左手上用打磨得圆润的红玉珠串,过中指交叉经手背到手腕装饰着,衬得肌肤胜雪;领子是火红的狐狸皮,衬着那娇艳如春花的脸蛋儿;脸上还是不施粉黛,但却用胭脂染了红唇,显得红艳欲滴就如那头上身上的红梅;最吸引人的是眉心竟也有一朵怒放的红梅!这些达官贵人见的女人多了,这梅花妆也见过不少,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原来纵横眉心的红梅竟是用真的梅花瓣贴成的,雅意悠然、大气婉约,远比那些用胭脂花上去的来得娇艳。而纵横就似一支傲雪红梅,瞬间使得在场所有的诰命夫人、亲贵小姐们黯然失色了。

珠木花走在市集上,头围的鎏金花座上缀嵌着血瑙珊瑚,映衬着她艳丽娇嫩的容颜,两侧镂空的蝴蝶饰连接着流穗,下接着各色松石珠穿编成的网帘,帘长及肩,火红的牡丹嵌花掐腰织锦长袍,勾勒出她年轻丰满的身形。

礼服是正红色的,绣了九只金凤,看起来虽不及黑色礼服庄重,却是华丽异常,凤冠上是六龙三凤冠,龙是金丝掐制,凤凰是翠鸟羽毛制成,龙嘴里垂下许多珍珠宝石,龙凤之间还有一些翠蓝花叶。凤冠的下部有两排以红、蓝宝石为中心,用珍珠围成的小圆圈。凤冠后面垂着六条叶状的装饰物,上面满是珍珠和宝石。凤冠上的翠蓝部分均使用翠鸟的羽毛制成,看起来能把人的眼睛晃花了。

5、古代女子外貌描写

【铜镜内,佳人着清色宫衣,宽大领口,广袖飘飘,头绾简雅倭堕髻,青丝垂肩,玉簪斜插,玉带绕臂,暗香萦际,面若夹桃又似瑞雪出晴,目如明珠又似春水荡漾,袅娜纤腰不禁风,略施粉黛貌倾城,分花拂柳来,沉鱼落雁,舞带盈盈去,闭月羞花,其相貌也,面如满月,目若青莲,星眸皓齿,杏脸莺舍,怎一个美字了得,你且看她,双瞳剪水迎人滟,风流万种谈笑间,你再看她,雾鬓风鬟,冰肌玉骨,花开媚脸,星转双眸,只疑洞府神仙落入凡尘,正是玉臂轻挥花落尽,金履未至蝶先飞,此间哪有好女子,不比西施赛昭君】
【广袖流仙裙 曲裾长长、广袖飘飘 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 内穿薄蝉翼的霞影纱玫瑰香胸衣 裙上用细如胎发的金银丝线绣成攒枝千叶海棠和栖枝飞莺 青烟紫绣游鳞拖地长裙】
【配饰:羊脂色茉莉小簪 红梅金丝镂空珠花 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 镂空兰花珠钗;碧玉玲珑簪;镶嵌珍珠碧玉步摇;乳白珍珠璎珞】
【 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乌黑如泉的长发在雪白的指间滑动,一络络的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再插上一枝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珊瑚链与红玉镯在腕间比划着,最后绯红的珠链戴上皓腕,白的如雪,红的如火,慑人目的鲜艳,明黄色的罗裙着身,翠色的丝带腰间一系,顿显那袅娜的身段,镜前徘徊,万种风情尽生。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长发直垂脚踝,解下头发,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着一袭白衣委地,上锈蝴蝶暗纹,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莲花移步来到殿前,柔柔俯身,甩帕】臣女离殇珞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
【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步摇,花容月貌出水芙蓉。上前,行礼】
【玉手轻挑银弦,双手在古琴上拨动着,声音宛然动听,有节奏,宛如天籁之音,过了许久,结束了这首曲子的弹奏,缓缓站起】
【细致乌黑的长发,常常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突然由成熟变得可爱,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
【着了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对镜梳洗.脸上薄施粉黛,一身浅蓝色挑丝双窠云雁的宫装,头上斜簪一朵新摘的白梅,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迈著莲步】
【换上一淡粉色的长裙,上配一件素淡的白纱衣,亦是标准的秀女妆,极为淡雅的装束,风吹过,稍显单薄,也含有一丝悲凉】
【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http://q.9917.com/topic/30558.html

6、旗袍逐渐走进人们的生活,民国时期旗袍有什么装饰纹样?

1.植物纹样。花草等植物纹样是民国旗袍上运用得最多的纹样。这些来自大自然的植物被提炼出来构成纹样元素,与女性所处的生活环境非常协调,跟动物纹样相比显得更加柔和,因而更加容易被人们所接受和喜爱。传统的牡丹、芍药、荷花等花卉纹样深受人们的喜爱。中国传统文人墨客所喜好的梅、兰、竹、菊等题材也经常出现在旗袍装饰纹样之中,显示了人们高洁的品格,和整体淡雅的风格成为一体。很多西方流行的纹样,比如具有浪漫色彩的玫瑰花纹样在民国时期也受到追捧,但并不是用写实手法呈现,而是以被适当概念化和抽象化的玫瑰纹出现在旗袍上,鼓励女性追求浪漫的生活。

2.动物纹样。中国古代对龙、凤等纹样的使用是有严格界限的,民国时期由于清政府的垮台,封建思想的禁锢逐渐消除,传统的龙、虎、豹等象征着权力和地位的动物纹样与民国时期崇尚自由民主的思想不相容,因而大大减少了使用频率。但是凤纹因为图形华美柔和,象征着富贵祥瑞,和民国的旗袍气质非常吻合,因而在较早的旗袍中常有使用,有时会跟牡丹纹样同时出现,寓意吉祥富贵。而像喜鹊、蝴蝶这类象征着喜庆美好寓意的纹样,常与折枝花一起使用在旗袍纹样中。

3.几何纹样。清朝的旗袍发展到后期,装饰极其烦琐。到了民国时期,人们似乎有意走向它的对立面,表现之一就是几何纹样的运用。受西方现代抽象美术的影响,出现了许多几何纹样。例如,有一种纹样是抽象几何图形的不断重复,纹样有点像明清官员朝服上“补子”里的海浪,浅黄、深黄、红色暖色系线条搭配上零星几点靛青,精致典雅。

7、关于故宫的文章

远远望去,气势恢弘的午门印入眼帘,高十多米的红墙上刻着美

丽的花纹,尖耸的屋顶,一派中国古代宫廷建筑的风格;屋顶上斑驳

的黄瓦向我们展示着故宫的悠久历史和它所经历的沧海巨变。

穿过那扇笨重的红漆大门,踏着古代君王所经过的花岗岩路,我

们进入了紫禁城。哇,我的眼前一亮:宽阔的广场使你体会到古代建

筑的大气;雄伟的太和殿屹立在广场之后。沿着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盘

龙图样的台阶拾阶而上,进入了古代君王议事的场所- 太和殿。空荡

荡的大厅内,两边粗壮的柱子撑起了金碧辉煌的屋顶,中间的龙椅上

铺着黄色锦缎,这个就是皇帝的龙椅了。看着雕龙的扶手和那块“正

大光明”的匾牌,我感慨万千:围绕着这把龙椅发生了多少宫闱密事?

又有多少人死于非命?崇祯皇帝从故宫匆匆逃往景山自缢;雍正皇帝

在此篡改诏书而登上了王位;慈禧太后在故宫演义的故事也就更加路

人皆知了……回目四望,长约三公里的长方形宫墙和宽阔的护城河使

紫禁城成为壁垒森严的堡垒,住在里面的王公大臣、后宫佳丽也就失

去了自由,所谓“伴君如伴虎”,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我觉得,当今

时代人们的居所虽然不大,但很温馨、富有人情味,不禁让我感叹:

时代进步了!

经过一重又一重的宫殿,最后来到了御花园。这儿楼阁林立、古

木参天、鸟语花香,各式各样的太湖石堆砌成的假山更是千姿百态,

有十二生肖、空中云彩等,可以看出古代君王的奢侈,正是这些八旗

子弟纵情享乐,才导致了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城,酿成了“火烧圆明园”

的惨剧。我暗暗发誓:历史的教训决不能重演。

我认为,故宫本身就是一座待人开掘的宝藏,下次来北京,我一

定会旧地重游。

8、语文作文中国风

楼主要什么样的中国风,游记的可以么?这是我空间的四篇文章,两篇是我写的,两篇是摘的。不知道符不符合楼主的要求。

1、笑的天使

曹雪芹的《红楼梦》,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以“写儿女之笔墨”的面目出现,《红楼梦》里的女孩子大多是些纸扎的灯笼,受不得一丝儿的风刀霜剑,史湘云的出现总算给众人带来点快乐,仿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蒲松龄一辈子花了无数心血,一部《聊斋》,用茶水换故事,有人用“搜狐先生”来打趣他,他笔下的狐狸形态各异,美丑善恶跃然纸上,其中最美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女子,就是语笑嫣然的狐女婴宁了。

中国古典小说中,林黛玉是无可争议的泪的女神,而史湘云和婴宁是则可以说是笑的天使。如果说曹雪芹只是借爱笑的湘云给大观园注入一种爽朗之气,那蒲松龄笔下的婴宁却是完全用笑声塑造出来的,两人一改古代女子一直以来的三从四德,知书达理,轻移莲步,文雅含蓄的形象,成为了中国古典小说中的两朵奇葩。

憨态可掬 浑然天成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圃”,那是一首青春的赞歌,生命的乐章,写得笔酣墨饱,热闹非常,而史湘云则是其中最活跃的分子。大家划拳猜枚,饮酒赋诗,呼三喝四,喊七叫八,满庭中红飞翠舞,玉动珠摇。玩了一回,散席时却忽然不见了湘云。正说着,只见一个小丫头笑嘻嘻的走来,说:“姑娘快瞧,云姑娘吃醉了,图凉快,在山子石后头一块青石板凳上睡着了。”众人听说都笑道:“快别吵嚷。”说着都来看,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满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蜜蜂蝴蝶闹嚷嚷的围着。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掺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嘟嘟嚷嚷说:“泉香而酒冽,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这是诗,这是画,是诗情画意化的史湘云,虽然是在梦呓,却是一副天然的娇憨情状,叫人怜爱有加。面对这样一个人物,谁不觉得可爱呢?谁不为之倾倒呢?

婴宁喜欢开玩笑,表面上看,她憨极了,有不少聊斋研究者称她为“傻大姐儿”,实际上婴宁再聪明不过。她不拘礼法,想说就说,在小说开头,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个儿郎,目灼灼似贼!” 全无理法地笑对,笑语一句更是似骂语实嗔喜。当王子服向婴宁表示保存花是为了“示相爱不忘”时,婴宁故作惘然不解,“此大细事。至戚何所靳惜?待郎行时,园中花,当唤老奴来,折一巨捆负送之。” 女孩子的小把戏,要王子服说出“非爱花,爱拈花之人”,婴宁仍假装不明白,说亲戚嘛,当然要相亲相爱了。王子服认真地解释他对婴宁的感情不是亲戚间的感情而是夫妻之爱,婴宁故意问:“有以异乎?”王子服说夫妻要“夜共枕席”,此时婴宁俯思良久,令人喷饭地说:“我不惯与生人睡!”看到这儿,我几乎笑跌!而等到婴宁养母问她饭熟了这么久了不来吃,有什么话说个没完?婴宁道“大哥欲与我共寝”!不光王子服,把我都吓了一跳。其实她母亲几乎就是个聋子了。王子服责怪她说出这个话,婴宁却道“背他人,岂背得老母。且寝处亦常事,何讳之?”

无忧无虑 拈花微笑

《红楼梦》里对湘云的着墨没有薛、林二人多,但描写湘云的却是一抹独特的淡墨。且看湘云的出场:“且说宝玉正和宝钗玩笑,忽见人说‘史大姑娘来了’……和宝玉来至贾母这边,只见湘云大说大笑的,见了他两个,忙站起来问好……”,接连几个“大”字,将一个健谈豪爽的女孩形象映入读者眼帘。

再看婴宁:“有女郎携婢,捻梅花一枝,容华绝代,笑容可掬。”把婴宁的美丽、洁净、素雅之态描绘得美不胜收。带着一点智慧的娇憨,一点狡黠的天真,世上最美的笑容也莫过于此。

英豪阔大 乐观豁达

史湘云自幼父母双亡,命运多舛,依靠婶母过活。然而,她生性豪放,心胸开阔,是个“大乐天”。我们在《红楼梦》里,似乎没有见过她真正发过什么愁,总是嘻嘻哈哈,对生活兴味盎然,充满热情。对于她这一性格特点,作者不仅在判词和红楼梦曲中作过点化,而且曾多次做过诗意的彩绘。她第一次出现,作者就表现了她“大说大笑”和“咬舌”的性格特点,并且说她陷入宝、黛、钗的爱情纠葛。她的到来,使黛玉两面吃醋,与宝玉发生争吵。第二天清晨宝玉前去看黛玉、湘云。只见姊妹两个尚卧在衾内。那黛玉严严密密裹着一幅杏子红绫被,安稳而和睦。湘云却一把青丝,托于枕畔;一幅桃红绸被,只齐胸盖着那—弯雪白的膀子,撂在被外,上面明显着两个金镯子。宝玉见了叹道:“睡觉还是不老实!……通过两人睡态的描写,表现了两人迥然不同的性格,并且将黛玉的处事精密与湘云的大而化之作了鲜明的对比。

湘云在穿着上总是喜欢男装。一次下大雪,她的打扮就与众不同:身穿里外烧的大褂子,头上戴着大红猩猩昭君套,又围着大韶鼠风领。黛玉笑她道:“你瞧,孙行者来了。他一般的拿着雪褂子,故意装出个小骚达子的样儿来。”众人也笑道:“偏他只爱打扮成个小子的样儿,原比他打扮女儿更俏丽了些。”她与宝玉、平儿等烧鹿肉吃。黛玉讥笑他们,湘云回击道:“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我们这会子腥的胞的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就是写诗,她也会吟出“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的诗句,俨然以隐女自居。俏丽妩媚中染些风流偶傥,使史湘云这一形象更富有魅力了。

才思敏捷 巧笑倩兮

中国古代文人最爱用花来写女性,蒲松龄让花始终跟随着婴宁的言行,甚至于决定婴宁的命运。婴宁效游遇到王子服,王子服被她的美貌所吸引,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婴宁见他这样,“遗花地上,笑语自去”,掉在地上的花被王子服当成爱情信物保存了起来。

婴宁在深山中同王子服相会时,有三次大笑的精彩描写:王子服寻访到她家,示见其人,先是在户外,隐隐有笑声。进来之时,“嗤嗤不已,笑不可遏”;待至其母嗔怒之,则“忍笑而立”,王子服一开口:“复笑,不可仰视”;等到她的丫头小荣在她耳旁嘀咕“目灼灼,贼腔未改”,则“又大笑”;然后婴宁看花去,顽皮的很,还爬上树头大笑不止。

婴宁的笑容一派天真浪漫,纯真无邪。“孜孜憨笑,似全无心肝”。她的笑声无论在任何一种场合都是那么无拘无束,感染着周围的一切,洗涤着周围的一切。她见花而笑,见人而笑,嬉戏时笑,坐着笑,站着也笑,连结婚拜堂她都“笑极,不能俯仰”。蒲松龄把婴宁那千姿百态的笑容描绘得惟妙惟肖,令人叫绝。只要有婴宁在的地方,满屋子满园子都是她的笑声。婴宁几乎把封建时代少女不可以大笑,笑不露齿的条条框框全都打碎了,一切封建礼教的繁文缛节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一副虚假的面具。

谁知娇养 安知天命

《红楼梦》第七十六回,黛玉见贾府中许多人赏月,贾母犹叹人少,不似当年热闹,又提宝钗姊妹家去母女弟兄自去赏月等语,不觉对景感怀,自去俯栏垂泪。宝玉近因晴雯病势甚重,诸务无心,王夫人再四遣他去睡,他也便去了。探春又因近日家事着恼,无暇游玩。虽有迎春惜春二人,偏又素日不大甚合。所以只剩了湘云一人宽慰他,因说:“你是个明白人,何必作此形像自苦。我也和你一样,我就不似你这样心窄。何况你又多病,还不自己保养。可恨宝姐姐,姊妹天天说亲道热,早已说今年中秋要大家一处赏月,必要起社,大家联句,到今日便弃了咱们,自己赏月去了。社也散了,诗也不作了。倒是他们父子叔侄纵横起来。你可知宋太祖说的好:‘卧榻之侧,岂许他人酣睡。’他们不作,咱们两个竟联起句来,明日羞他们一羞。”黛玉见他这般劝慰,不肯负他的豪兴……

人们常常注意林黛玉父母双亡、寄人篱下,殊不知,史湘云之处境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林黛玉虽是父母双亡,但在外祖母家终究是受人怜爱,还可以以女工诗文消遣度日,但史湘云却是以半个丫头的身份寄居在叔叔家的。薛宝钗就曾以此批评袭人让史湘云替做活计等于是给史湘云雪上加霜。但就是如此,史湘云每次来贾府皆是欢欢喜喜,并未露出半点委屈之态,连素日以细心著称的袭人也被骗了,惟有在离去之时稍显不舍。这一回凹晶馆即景联句,在这样的略显凄凉的中秋月夜,林黛玉和史湘云互诉衷肠时,史湘云反而劝林黛玉放开胸怀面对现实,还可爱的说要羞羞宝姐姐诸姊妹们呢,由此可见,湘云的热心肠和乐观豁达一直没变,然而现实的景况让她的乐观显得如此苍白。

再看婴宁:有一次爬在树上摘花,被邻人看见,起了邪念。婴宁指了指墙底,那人以为暗示幽会之处。晚上去了,真的看见了婴宁。结果,却是一段枯木,被雨水沤出的窟窿里,藏着一只大蝎子,把他蜇的很惨!让人看得失笑!不过在婆婆的教导下,婴宁忽然之间,“女正色,矢不复笑。母曰:‘人罔不笑,但须有时。’而女由是竟不复笑,虽故逗之阳,亦终不笑;然竟日未尝有戚容”。婴宁还特有孝心,以其鬼母丧而欲尽儿女之孝。嫁到王家后,敬上爱下,善解人意,对婆母晨昏定省,分毫不错礼法“每值母忧怒,女至,一笑即解”。婴宁变得泪水化、人性化,她的笑声彻底向现实投降了——这位曾经目无礼法的女子,如今通了人间世物,懂得礼法,任劳任怨,以生儿育女为己任,混浊的尘世将一颗本清纯的心变得沉重起来。虽未尝有戚容,但纵声大笑的日子不复出现。

蒲松龄笔下的婴宁毫无矫揉造作之态,亦无虚荣得意之色,就象清泉,洗涤污浊世事,象阳光,照亮一方净土。纯净透明,恐怕无人能出其右。虽然最后她被世俗所吞没,但作者却埋下伏笔“生一子,不畏生人,见人辄笑,大有母风!”

史湘云与婴宁有许多相同之处:胸无城府,大大咧咧,心直口快,聪明伶俐,无功利心。曾有人说:“生子当如孙仲谋,娶妻当娶史湘云,她是好多男人的梦中情人呢。”

至于婴宁,天下男儿,莫不艳羡王子服,能够一亲婴宁的笑声和芳泽,是何等的福气,就是我们,个个也乐于为伊肝脑涂地。据说,蒲松龄自己最喜欢的也是婴宁,因为蒲翁笔下那么多慑人心魄的狐媚子里面,他独独称呼婴宁为“我婴宁”,其心迹可见一斑。

不同的是,湘云比婴宁多了几分才气,因为生长在有着良好教养的家庭环境中,比婴宁多了一些大家闺秀的知书达礼。就是这个史湘云,却“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终久是云散高堂,水涸湘江”,逃不出薄命司的判词:嫁得如意郎君,却不能与之偕老,暗示了湘云的悲惨结局。

谁家庭院?离村西南山中三十余里。“乱山合沓,空翠爽肌,寂无人行,止有鸟道。遥望谷底丛花乱树中,隐隐有小里落”,却是桃花源一般的仙境。但蒲松龄笔下的婴宁究竟不是人,而是吸尽日月山川灵秀之气的狐仙,天真无邪的婴宁原非红尘所携。其所居,清寒简陋,是远在尘世之外的,却有人间情味,所以不见孤寒冷艳,唯有笑声琅琅,如珠玉落盘。她家的庭院虽是农家气象,却是另一个大观园。没有富贵繁华,却一样清静无干扰。这样青春的庭院与外界未通时,皆是青春而美好。而庭院之门一旦打开,青春逐步零落殆尽,美好的日子亦不复再来。婴宁走出自己家的门庭,注定了她的美丽与单纯在现实生活中不堪一击。

曹雪芹与蒲松龄笔下的史湘云和婴宁,一棵是天真烂漫的合欢花,一株是圣洁无瑕的忘忧草,但她们都类似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不过是一场虚无飘渺的梦幻而已。

2、叹红楼

1987,红楼梦,犹在梦里。
二十年里,你都曾改变了什么?是属于青春最后的微笑,最终凝结成绝望;抑或长到一分心眼,可以透彻人世间的沉浮;还是你看到一场有关红楼梦的赌局,一翻两瞪眼,喜悲在瞬间立判?
二十年里,即使是所谓忠诚、信念与彼此间的誓言,也都渐被淹没在随波逐流里。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
二十年后的2007,你还在梦里。昨日还令你魂牵的红楼青春偶像们啊,今天都两鬓飞霜,他们都已不再年轻,那么你呢?
别说岁月的流水你无所谓。因此,二十年一拍的红楼梦。有时就像新年的罄钟,最初是欣喜,高潮退后尽是落寞。但在我们的人生长河中,其实真是爱死了这种起落。可是生命总是不能承受如此等待之重,于是梦想,也渐渐变成了青春的最后告别礼。
在岁月面前,我们谁都不会成为胜利者。拿回多少,就等同于牺牲更多,而那些红楼梦的过客们,谁又会成为永远的红楼梦中人呢?
欧阳奋强、陈晓旭、张莉……为我们演绎了经典的87版《红楼梦》,然而在这些荣耀的背后,融化的其实都是些步履蹒跚的苍老背影。yes,无论成败,他们都是青春的过客。
但很多时候,不需要我们对那么久远的掌故,做出选择性的封存。就在二十年前,红楼梦剧组流露在那年,最欢畅,也是最绝望的微笑渐渐泛黄。如今,陈晓旭羽化而登仙,欧阳奋强留给我们的只是一双布满岁月沧桑的眼睛,张莉也已经渐渐被人们淡忘,或许这便是曹公笔下的红楼人物结局吧?红楼梦,已成为红楼梦中人的舞台。但又一个二十年或四十年后,他们又会看破谁的红尘?
梦想,对他们而言,其实就是融化在最冰冷边缘的微笑,你懂吗?
原来你不懂。
因为二十年的蛰伏,浓缩着人生的每段跌宕,而且每度的微笑总不同。
但,红楼梦可以让青春的流逝,显得如此悲苦。可它本身,却永远放射出青春永恒的魅力。
总有一种幻想--静谧的大观园,销魂的背影,散落在尘埃间的梦,还有苍老而执着的眼神……我们不是红楼舞台上的super star,但生命的意义毕生与其相伴,即使走到生命尽头也无悔。
梦想如此之圣洁,还有什么好说的?

3、沧浪亭

“园”与“园”这两个字上,不管它们发生了多大变化,但“口”没变掉。也就是说园林之所以为园林,正因为在围墙的里边。只是这一个围墙,不一定是砖砌的,也可能是水做的。沧浪亭的围墙就是水做的。

沧浪亭的围墙又以水为漏窗,沿着河畔慢慢行来,移步换景,隔窗花远:这花是黄石,这花是复廊,这花是宋朝的烟云。尽管现在的沧浪亭是重修的,但还是保持住了某些宋朝的意味。这种以水为围墙为漏窗的别开生面,不要说在苏州独此一家,就是在中国也别无分号的。宋朝文人的心态是从容不迫的,他可以光着膀子在柳荫下睡个午觉,并不怕人看见。词在宋朝的发达,就与这一份从容有关。只有从容不迫的时刻,才会出现以水为围墙为漏窗的园林。

苏东坡说:“天真烂漫是我师”。沧浪亭水做围墙,这是天真烂漫的。但这天真烂漫是有师心的,师心就在沿河而置的黄石假山上。相对于河流而言,河流是界线,黄石假山是围墙。相对于复廊而言,黄石假山是篱笆,复廊是围墙。从沧浪亭外看沧浪亭,沧浪亭是透明的,但胸有城府的很,像宋朝文人。沧浪亭有了一道界线不算,还有一道围墙。只是这界线、篱笆和围墙都很入画,让人不觉是界线、篱笆和围墙而已。园林之所以为园林,正因为在围墙的里边。它有一定的隐秘性。围墙是园林的衣裳。

坐在复廊的高处,俯视池塘:乔木高大的树干在水影里竟是落木千山天远大,亭的一角倒影也很萧瑟。萧瑟是对的,沧浪亭的大意境应该是萧瑟。此亭为御碑亭,康熙南巡时留下的笔墨。沧浪亭的美,并不美在筑于山顶的那个被名之为“沧浪亭”的亭子,以前可能美在亭子,现在从亭子四望,望不见什么。美也就全集中到游廊上了。

复廊近水的一面,它的形体,一个字:“糯”。像隶书《曹全碑》上的一横,也像昆曲《牡丹亭》中的一句。黄石假山的不加修饰,更使得复廊的廊顶婀娜多姿。复廊的墨是滋润的,黄石假山的笔是干枯的,润似春雨,枯如秋风,春秋笔法,传统绘画里的笔墨之美全在这里。我在复廊里流连,在春秋之间抓取一截,就回过身来,从复廊的旁门左道来到面水轩的门口。

面水轩原名观鱼处,同治十二年重修后改成现在的名字,取的是杜甫诗意:“层轩皆面水,老树饱经霜”。从面水轩的门口朝里望。我懒得进去,因为已经看到了好图画。面水轩窗外的几棵树尽管算不上是老树,因上不见本,下不见末,只现身中段,就顿有苍莽之气。荡青漾绿,好一幅青绿长卷。面水轩里青绿幽幽,如果能在里面读书,读的是闲书,真是天大的福气。

面水轩门外的铺地值得细看。我坐在石阶上细看。菱形相错,仿佛大地的桌布。时间看长了,能把它轻轻地抽走。一块仄砖铺成的菱形紧挨一块碎石铺成的菱形,一块又一块,一年又一年。砖像雨往地上落,石似云向天上奔,上上下下,菱形晃动。砖是仄的,仄得规整;石是碎的,碎得随意。一个是学者,一个是诗人,学者与诗人能坐在一起不打架,同时各自保留自己的意见,这是造园家的手段。砖石之上都有苔痕。而砖上的苔痕比石上的苔痕更浓更重。

砖是螺青,石是麻雀褐。没看到麻雀,但听到鸟鸣。今天沧浪亭的游客不多,安静是福。这园子就像自己家的。

屋檐下的一长溜铺地,颜色要来得深,深而且黑。黑色在江南有时候表现出的是滋润,是水,在中国哲学里,黑象征水。我坐在面水轩的石阶上,觉得其中的深奥。

不从复廊的漏窗里看风景,复廊也是好看的。它靠近水的一面:马路;众生;汽车;人间。它在庭院里的一面:小径;神仙;飞鸟;梦境。复廊在视觉上的变化也是让我惊奇。靠近水的一面流畅,有此情绵绵的感觉,而它在庭院里的一面,一眼望去,似乎多为折角。复廊的“复”不是简单的重复,它是山重水复的“复”, “复”得不繁琐,也不做作。

沧浪亭复廊上的漏窗,窗窗不同,刻意不能说不刻意,但没有习气。它疏可走马,却不脱脱空空,称得上大手笔。从漏窗里看风景,漏窗与风景,风景与漏窗,互为细节。漏窗的花纹宜疏不宜密,密了气紧,也就不舒展。当然也不能漏得像漏斗,一览无余。漏是让被阻隔的风景能够漏进来,是渗透。

漏窗把另一面的望砖、椽子、梁柱都收入其中,像自己给自己照镜子,照到的是这一面的望砖、椽子、梁柱,同时又把园里园外的树色天光揽进怀抱。怀抱着花朵的闺中少妇是日子中的漏窗,让我看到喜悦或者哀愁。

往空处走,在园子的角落里看见名为“黄杆乌哺鸡”的竹子。竹子的杆是黄的,粗眺凋敝,玩味一下顿觉辉煌。

不觉来到明道堂。堂前的铺地是极好的,块块大小等同的长方形麻石,一派澄明,好像可以用它看旧时月色。明道堂四周的廊屋,与瑶华境界相通。过去这里是个戏台,在民国时期颓废了。

在复廊里走走,看看漏窗,这是前世修来的福气。苏州园林艺术是做着减法的艺术,从技艺上讲,“一峰则太华千寻,一勺则江湖万里”,以少胜多,把少从多中减下;从境界上讲,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园林主人转身隐退,掇山理水,既是用假山假水对真山真水的减法,也是用平淡人生对绚烂阅历的减法。所以我们现在游园,也是不妨做一把减法的——把一个细节、一个局部从园林的整体上减下,慢慢地玩味,人生苦短,似乎又长了。

后院有见山楼和石屋,我没去。我去了翠玲珑。翠玲珑是观竹的地方,竹子摇翠,摇啊摇,有风要摇,无风也要摇,因为这翠色太重,大家扛不住。喝茶的好所在,觉得喝茶太清,就不喝茶。我想说喝酒的,这一次我坚决忍住不说。

4、青花瓷

芭蕉帘外雨声急,
青花瓷里容颜旧。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从《东风破》里的“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到《发如雪》中的“你发如雪凄美了离别”再到《千里之外》里的黯然神伤“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离恨是歌者永恒的主题。《青花瓷》给我们带来的惊喜,在于这种离愁别绪被描写得更加婉转细腻,隐藏得愈加含蓄而韵味别生,仿佛青橄榄在口,可以慢慢回味。
论意境,《青花瓷》宛然一出烟雨朦胧的江南水墨山水,
水云萌动之间依稀可见伊人白衣素袂裙带纷飞;
论词句,《青花瓷》却是一幅笔端蕴秀临窗写就的素心笺,
走笔曲折只因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论曲调,《青花瓷》仿佛微风中静静流淌石上的山泉溪涧,
清泠透亮而又蜿蜒回环多有不尽之意;
这三者叠加至一处,《青花瓷》一曲正如其名,
恰似那“自顾自美丽”的青瓷极品,洗尽铅华,古朴典雅,清新流畅。
在《青花瓷》里我听到了《东风破》里旧地重游物是人非般淡淡的哀愁,听到了《发如雪》里前尘后世轮回不息般轻轻的喟叹,也听到了《千里之外》天各一方生死难忘的一生等待,甚至听到了《爱在西元前》里风化千年而精魂不死的爱的誓言……心中五味陈杂,漫天的思念翻滚如潮,而耳旁却依然只是轻轻淡淡的吟唱而已,云淡风清。
《青花瓷》里最感人的一个字,我以为是这个“等”字。
一个“等”字,唱尽多少无奈和惋叹。这一等,是无望的等,是来生的等,是明知不可等的等,可是曲中却只用淡淡的语调唱来,再平常不过,仿佛只是每天等待日出那般简单;等待的时候,可以看书写字,可以吟诗作画,可以赏花弹琴,只是时时不曾忘记等待的人。痛苦吗?不,《青花瓷》里唱得如此悠然,原来满腹的离愁别恨也可以慢慢洗淡。求不得、爱别离又怎么样呢?众生皆苦,等待也是一种美丽的心情,不如就当此生的相遇,只是为了来生的重逢埋下伏笔,这样想来,不禁释然。就算不能再相遇,也应当感恩曾经那惊鸿一瞥的际遇。谁能凭爱意将富士山私有?青花瓷,也是一样。
至少,我们能够隔着千里山水遥遥眺望江南的袅袅炊烟,隔着茫茫人山人海默默想念回忆中那一抹淡淡的背影,正如隔着重重历史静静观赏传世青花瓷不变的美丽。
芭蕉帘外雨声急,匆匆而过的是时间;
青花瓷里容颜旧,老去的只是我自己,而你的美丽,永远定格在永不褪色的青花瓷里,可以欣赏,可以玩味,也可以守望。